当前位置:首页 >语用在线>

语文课的出路:回归传统

来源:www.hljyw.net 时间:2020-04-11 编辑:教学管理工作

语文课的出路:回归传统

更新时间:2008年12月16日

三十年前,著名语言学家吕叔湘先生说:“中小学语文教育的效果很差。”“十年来,我们国家已经花了2700多个课时来学习汉语,但是大多数都没有通过考试。这难道不奇怪吗?”

15年前,北京大学中文系的朱教授说:“今天的小学(中文)教育简直是在摧残儿童!”

五年前,著名语文老师宇易说:“语文教育面临一场悲剧。许多学生对汉语失去了兴趣。”

”许多参加“中国语言高峰论坛”的老师和作家承认:“中国教育效率低下”,“学生对汉语的兴趣日益下降”。

解决中国问题变得越来越紧迫!

我在中文领域的同事一直在探索中文的出路。在过去的30年里,关于语文的出版物数不胜数,甚至有无数的文章用传统的、现代的、甚至是最流行的理论在语文教学中诊断和治疗疾病。然而,中国人仍然病得很重。也许人们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即汉字、中国和中国文化之间的关系。现行的文本分析教学方法是从西方引进的,几十年的教学实践证明它不适合中国国情。中国的语文教育应该打上鲜明的“中国制造”的标志。因此,我们有理由将目光转向长期被遗弃的传统教育。

社会上普遍认为中国古代的传统教育是中国教育,但事实上两者是完全不同的。传统教育注重人的品德和人格的培养,坚持“德清、新民、至善”的理念来教育学生,最终“化人为民”,建设一个有利于“立国、治民”的社会;现代汉语教育注重学好语言,可以自由使用这一工具学习各种人文和自然学科,并参与社会生活。简而言之,传统教育重在“传道”,而现代中国教育重在“传道”。传统教育有一套主要教材,已经沿用了2000多年。这套教材代表了中国的主流文化,所以从小孩到成人的学生都接触到了系统化的文化。另一方面,现代语文教育的教材也在不断更新,有时是“姓”的政治,有时是“姓”的文学;有时名字被重复,有时它是实际的,并且总是没有固定的地方居住。在传统教育中,学生是课堂的主人,教师是引导者和监督者,学生的主要课程是朗读和背诵。老师教得容易,学生学得容易。然而,在过去的几年里,他们不仅能够将中国文化融入他们的大门和墙壁,首次进入奥运会,而且还自然而然地“学会”了使用语言和文字的功夫。在语文教育?校淌κ侵鹘牵桥浣恰T诳翁蒙希鲜φ加昧舜蟛糠质奔洌擦撕芏啵亲诖筇旅妫梦⑷醯纳籼潘恰O驴魏螅鲜ρ峋肓吮缚魏筒贾米饕担坏貌欢珊#萄У乃蕉急掣鹤懦林氐母旱#越逃胙У脑购蕖俺闪斯呃薄4辰逃怯煽凭偻贫模凭僖笱游幕慕嵌冉饩鲇胄扪椭卫碛泄氐奈侍猓佣佳拔幕S镂慕逃彩芸际缘那⒅卦诓僮鞑忝娑员泶锬芰Φ钠拦馈4蠖嗍侍舛际堑ゴ实钠危佳⒁夂河锏南附凇U獠唤鲅现刈璋擞锔械男纬桑以独肓宋幕R陨鲜橇秸叩那稹W钪战峁窍远准摹T诖辰逃拢芄逃娜擞性档暮河锘。揖J俏闯赡耆恕K堑男醋鳌⑿醋骱退枷胍丫嗟狈岣唬澄幕梢约坛小=邮苤泄逃娜嗽诶朔咽奔洹T趍o之后

传统文化的书籍是用文言文记录的,但是学校教白话文。这是继承的最大障碍。科学处理文言文与白话的关系,把文言文还原到应有的位置,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一百年前,文言文被归入“冷宫”有三个原因。一是它是记录传统文化的工具。传统文化已经蒙羞,文言文也是罪魁祸首。在一次谴责中,它被迫退出了历史舞台。第二,文言文被认为是封建统治阶级“愚弄人民”的工具,所以它应该是故意令人讨厌的,而且难以阻止公众的干预。第三,文言文“生硬”,难以理解和学习,白话生动。为了发展人的智力,我们必须废除文言文,提倡白色。这三个理由看似合理,但实际上是似是而非的。文言文的形成有着悠久的历史。中国幅员辽阔,方言复杂。各地的人们有不同的口音,不同的词汇,甚至不同的语法。他们根本无法交流。他们只能通过统一的汉字和统一书写的文言文进行交流。因此,选择文言文是中国的国情,是对中华民族“大一统”的巨大贡献。把古代统治者对文言文的追求归结为自私自利的统治是对阶级分析的滥用。其次,旧时代人们不能掌握文言文的根本原因是他们没有政治权利,受到经济压迫,没有普及教育,这与所谓的文言文“难学”完全无关。由此可见,当年文言文的贬弃是由社会革新浪潮造成的,但这确实是一种缺乏理性的盲目行为。

仍然需要讨论文言文。这种书面语言已经存在了至少3000年。它的优点在于它的谦逊和优雅。几乎所有古代流传下来的文言文都是“无邪之思”,尤其是儒家文章,符合理解和说教的传统。历代都不允许淫秽的思想和粗俗的词语进入它的实用系统。其次,它简明扼要,恰当,不删词,不断句。第三,它是汉字的典范。汉字是单音节的发音和意义的文字。在同音字多、声调各异的语言环境中,汉字具有很强的个性化战斗能力,文言文充分体现了这一特点。讨论文言文对白话的影响是很有启发性的。胡适、鲁迅、郭沫若等当年痛斥文言文、提倡白话文的人,谁没有受到文言文的影响?文言文给了他们很多写作技巧,所以一旦他们改写了白话文(注意:人没有参加任何新的汉语课程),他们都是大师。毛泽东、朱自清、闻一多等人也是如此。他们从小就充满了阅读经典和改写口语。政治理论、散文和诗歌能够在当今世界盛行,值得后人学习。走在文言文道路上的知识分子,如钱钟书、吕叔湘等人,有着与文言文不可分割的坚实基础。这足以表明,文言文可以使白话的表达更简洁、更恰当、更细腻、更丰富。朱先生曾感叹20世纪50年代以后培养出来的学生的“狭隘性”和“泄漏性”。我想这与文言文的衰落不无关系。目前,使用母语的环境非常恶劣。传统文化的背景已经完全消失,文言文中一些简单的词语让很多学者困惑。各种粗俗的词语在世界上公开流行。大多数人字形的单词被扭曲和拼错,孩子们造句和开玩笑说“我的童年很快乐”,高中生不好意思写“蜡炬成灰,眼泪和粪便干”,大学生的语言能力也在恶化。一股新的语言混乱浪潮正向我们袭来,它是广泛的,前所未有的。面对

中国的文化正在走向世界,这是我们引以为豪的,但与此同时,我们觉得我们作为中国人的文化素养是不够的,这是由中国教育造成的。拖了近一个世纪的问题是解决它的时候了。我们很高兴看到大量关于基础研究和中国研究的书籍已经出版。在许多地方,私塾式教学已经自发地出现了。古诗和散文的背诵一个接一个地重复着,让人觉得“回归”的浪潮已经出现。成千上万的船只在等待东风。我们真诚地希望每一个中国人,不管他们在哪里,做什么,住在哪里,都能通过语言教育对中国文化怀有崇敬和热爱,能够受到它的影响,并了解它的精髓。我们希望这样的语言教育。我们坚信,经过一两代人的努力,中国人的顽疾将被彻底治愈,中华文明将谱写新的辉煌篇章。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Copyright© 2005-2021 黑龙江省语言文字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黑ICP备11004801号-1

www.hljyw.net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