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政策法规>

干预孩子不良行为:家庭教育亟须专业指导

来源:www.hljyw.net 时间:2020-04-13 编辑:质量检测

家庭是年轻人成长的第一环境,也是防止年轻人误入歧途的第一道防线。儿童有问题,这在大多数情况下表明家庭教育存在问题。

加强家庭的监护和教育责任已成为《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共同关心和努力的问题之一,这两项法律草案不久前首次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作为一名13岁女孩的母亲,孙女士特别关注加强家庭监护的两项修正案草案的内容。与青春期的女儿“斗智斗勇”让她感到痛苦和纠结。然而,未成年人暴力犯罪的不断曝光使她为了女儿的成长和安全“紧紧抓住她的心”。

加强家庭监护的确是这项修正案的重点之一。以提交审议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为例。与现行未成年人保护法相比,修订草案不仅篇幅大幅增加,从70条增加到130条,而且在内容和章节上也有了很大的补充和完善。特别是针对目前未成年人保护中存在的薄弱环节和问题,增加了网络保护和政府保护两个章节,强化了家庭保护、学校保护、社会保护和司法保护的责任,加大了法律处罚力度。特别是详细规定了家庭监护的职责,具体列举了监护应做的行为、禁止的性行为以及抚养时的注意事项。“父母或其他监护人是保护未成年人的第一责任人,家庭是未成年人开始生活和学习的第一个地方。”10月21日,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主任何一婷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上解释《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时,将“监护人监护严重缺失甚至监护侵权现象”作为当前未成年人保护中的突出问题之一。

加强家庭监护责任的修订草案的具体表现是更具体、更明确地表达家庭监护责任。记者发现,修订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第14条明确规定了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应当履行的监护职责,具体列举了八个方面和一个自下而上的条款,包括“教育和引导未成年人形成良好的思想品德和行为习惯,预防和制止未成年人的不良行为,进行合理的管教。”第15条明确列举了不应实施的行为,包括“让或教唆未成年人吸烟、饮酒、游荡等”等11种具体行为“允许未成年人过度使用电子产品或沉迷于互联网,允许未成年人接触网络信息、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和非法或可能影响其身心健康的书籍”,以及自下而上的条款。

此外,关于预防少年犯罪的修订草案也规定了监护人的预防义务。草案第11条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或其他监护人直接负责对未成年人进行预防犯罪的教育。发现未成年人有心理或者行为异常的,应当进行教育、指导和说服,帮助其改正,不得忽视或者放弃监护职责。”

让父母感到压力的还有两部法律草案中新的法律责任条款。例如,修订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第96条和第117条明确规定,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发现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依法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犯其合法权益的,应当予以训诫或者责令其接受家庭教育和指导。关于预防少年犯罪的法律修订草案规定了更具体的处罚。草案第四十六条规定,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发现未成年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予以警告

与会者还强调,在加强家庭监护职责的同时,法律也应该更加具有可操作性。吕薇成员建议在收集未成年人信息的规则中建立一个更具操作性的监护人同意制度。例如,如果监护人同意敏感的个人信息,可以通过身份证验证和面部识别技术验证监护人的身份。“现在这些技术问题可以解决,并可以应用于未成年人身份的验证。如果本法没有如此详细的规定,也应在实施条例中加以规定。”

父母对越努力,他们就越焦虑。

对未能履行家庭教育和监护职责的父母简单地“责令改正”就足够了吗?实践表明,简单地将教育和监护的责任转移给父母往往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10月27日星期六,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闭幕后的第二天,北京京山学校海洋校区举办了家长学习班,邀请家长教育专家陈艳教授“如何与青少年儿童相处”。

与青少年沟通不畅是前来参加活动的父母的普遍焦虑。“越焦虑,越难。”演讲者陈艳分析说,许多家长并不关心教育他们的孩子,但是他们做得太多,做得不对,不谈论方法,并且没有达到目的。结果,他们只能陷入不断增长的愤怒和沮丧的循环中,导致极度焦虑。

许多案例表明,亲子关系的僵化和对立往往成为未成年人被不良行为污染的驱动力。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检察长杨欣(音译)在调查的第一线工作了10多年,他告诉记者,在调查过程中遇到了许多这样的案件。

一个青春期的孩子在父母把他的手机扔出窗外后跳下楼梯。在事件中,专家陈艳分享的案例引起了许多家长的共鸣。《预防青少年犯罪法》将“影响正常学习和生活的网络成瘾”列为不良行为,这已成为许多家长在控制子女时遇到的棘手问题。“我清楚地知道这个孩子染上了不健康的生活习惯,但是对于一个青春期的孩子,你说他不会听,也不会变得冷酷无情。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学习与孩子“智能交流”是主旨发言人陈艳和家长们分享的主要内容。然而,一些家长在活动后感叹道,虽然一堂课触动了很多,但远没有解决亲子日常交流中遇到的问题。

对父母来说,充分意识到自己的监护责任并愿意承担责任只是长征的第一步。越来越多的父母意识到家庭教育是一门需要不断学习的学科。孙女士说,在处理亲子沟通的具体问题时,尤其需要及时、专业和有针对性的指导。

检察官杨新娥根据多年的工作实践告诉记者,除了有关部门介入未成年人犯罪的矫治过程外,重建亲子关系也很重要。然而,仅靠未成年人的父母是很难打破僵局的。

(父母和孩子之间)有一个问题,我们都能感觉到。然而,进入叛逆时期的孩子往往无法独自应对父母的努力。如果学校或其他组织能够参与进来,建立一个亲子沟通的平台,帮助缓解孩子的情绪,效果会更好。”孙女士看过许多调解家庭矛盾的电视节目,深受感动。

然而,事实上,大多数父母在遇到问题时都不能及时得到有效的家庭教育指导。

代表建议促进依法建立家庭教育指导体系。

虽然《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中多次出现了“家庭教育指导”的概念,但其规定很有原则性,如何进行有效的家庭教育指导仍不明确。

在审议两项法律草案期间,许多与会者表达了他们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议员吕薇在他的发言中说

但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宏宇认为,仅在《未成年人保护法》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中加强“家庭教育指导”是不够的。如何进行家庭教育,在哪里关注和把握家庭教育,政府、学校、社会和家长在家庭教育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和地位,都需要法律进一步明确和界定。为了解决这些突出的问题,国家需要尽快制定专门的立法来规范和引导他们,加强和细化监护人在家庭教育中的主要责任,明确相关部门的责任,促进家庭教育社会支持体系的建设,为家长履行职责提供必要的指导、支持和服务,从源头上保证家庭教育的质量和水平,并认识到家庭教育有法可依在接受采访时,周宏宇还建议在师范院校开设家庭教育专业,培养专门人才,为家庭教育打下坚实的基础。

多年来,周宏宇一直呼吁推动家庭教育立法。在今年的NPC、CPPCC两会上,周宏宇提交了《关于加快制定《家庭教育法》的议案》。虽然他没有提出完整的提案草案,但他提出了《家庭教育法》中应注意的问题、立法目的、立法对象、立法适用范围、责任部门等。周宏宇认为,应该通过立法建立一个涉及各方的立体教育体系。

事实上,这项工作在国家一级也受到重视。在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党组书记、部长陈宝生提出:“家庭教育专业性强,需要科学系统的指导。今年,我们将编写家庭教育指导手册和家庭教育学校指导手册。我们将为不同的学龄儿童开设课程、编写教材和组织活动,引导家长掌握科学的教育理念和方法。”“应该通过家庭委员会、家长学校、家长班级、购买服务等方式,形成一个涉及政府、家庭、学校和社会的家庭教育体系。”

实现高质量的家庭教育,这在未来是可以预期的。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Copyright© 2005-2021 黑龙江省语言文字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黑ICP备11004801号-1

www.hljyw.net

网站地图